你是一个音乐爱好者,一个懂得欣赏美好事物、懂得产品真正价值的音响迷。 当你第一眼看到我时,我能理解你的惊喜。高度、大小适中的箱体没有任何稜角,以各种曲线与木材、金属、皮革华美质感勾勒出的美丽外观,能够让任何家中访客——即使他们不是音响迷——都发出由衷的讚叹。但是你观察到的,绝对不只于此。

 

箱体的曲线不只是为了造型。凹陷的两侧板让前方的中高音单体有著最窄小的面积,将声频绕射的干扰降到最低;微微凸出的背板则画出几道类似乐器声孔的沟槽,那是为了求得最和谐的低频共鸣所营造出的特殊环境。 前方的三个单体藏在弹性弦网罩后方清楚可见:高音单体由丹麦单体製作大师,SEAS创办人之一的Ragnar Lian设计製造,直径28mm的软半球振膜有著悠久的历史,是备受肯定的发声形式。两颗订製的四吋中低音单体以心型阵列方式安排,可以达成最精确的音乐重播。

 

你看不到的,则是藏在背后低频障板底下的两颗九吋金属振膜低音单体。你可能会问:为什麽低音单体要藏在障板后方?传统低音单体背后必须承受来自喇叭箱体内部的压力,因此振膜前后压力不一致,活塞运动不可能顺畅稳定;我身上的低音独特设计则让振膜前方也有空气负载,经过我的设计者精细的微调后,让低音单体前面与后面的压力完全一致,让低音单体可以做出最完美的活塞运动。你看不到的还有我的内部配线,那全都是同样由我的创造者开发出来的,纯银钯合金的Yter单芯线材。

 

魔鬼都在细节中,经过长时间的相处,你会发现更多细緻的设计:比如说充当网罩的绳索,在前方的较细、后方两侧低频开孔处的则较粗,这也有模拟弦乐器的意图:高音的弦较细、低音的弦较粗。

 

当然,最重要的是你的聆听感受。我的创造者努力营造的,就是让你感受到宛如真实音乐演奏的环境:人耳最敏感的、变化最多的中高频段放在舞台的正中央,而提供音乐稳固基础的低频段则围绕著中高频段,进行精确的伴奏。

 

在你之前,我曾有幸在拥有世界上最美的声音之一的声乐家安德烈.波伽利之前献声。在聆听过我演奏出的音乐后,他写了一封信给我的创造者。我认为这段话精确的描述了你将会听到的同样感受,它们胜过我自己的千言万语:

 

最亲爱的Serblin先生:

 

我坐在这对喇叭前面听著我自己的专辑,觉得我一定得在电脑前坐下写这封信给你,恭贺你在这对喇叭音质上的成就,以及告诉它们带给我聆听的喜悦。 即使是我的声音,听起来都似乎更温暖、更美了! 一个真实的「家庭剧院」,歌手就在那儿,站在你眼前。 ……恭贺你的「永的佔有」……

 

安德烈.波伽利